• <xmp id="suu2q"><table id="suu2q"></table>
    <xmp id="suu2q"><table id="suu2q"></table>
    <bdo id="suu2q"><center id="suu2q"></center></bdo>
  • <xmp id="suu2q"><noscript id="suu2q"></noscript>
  • 歡迎訪問!

    百年征程名家談(六) 從建黨百年視域看新中國是怎樣站起來的(三)

    時間:2021-04-12

    作者:石仲泉,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研究會會長、原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副主任

    上一期,我們講述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道路,回顧了統一國家和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的幾大舉措,使新中國的站起來有了穩定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基礎。

    今天為您帶來本篇的第三部分:抗美援朝戰爭奠定的國家安全基礎。

     

    抗美援朝戰爭是新中國站起來的國家安全基礎

    新中國能夠站起來而不倒,還因為結束了舊中國屢受外國欺凌侵略的屈辱歷史,黨領導的人民武裝力量挫敗了帝國主義、霸權主義的侵略和武裝挑釁,穩固的國防使祖國領土完整和人民安全有了絕對保障。特別是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中國人民志愿軍經受現代戰爭的洗禮,既打出了人民軍隊的軍威,也打出了新中國的國威,使中國人民真正揚眉吐氣地站起來了。

    (一)抗美援朝是毛澤東一生中最難下決心打的一場戰爭

    對于一生征戰的毛澤東來說,抗美援朝是他一生中最難下決心打的一場戰爭。因為這牽涉到方方面面,既有對國家安全和主權的諸多考慮,又受朝、美等各種外部因素的制約。就中國當時的情況而言,經濟剛剛開始恢復,物資極度匱乏,財政狀況甚為困難,人民政權沒有完全鞏固,人民解放軍武器裝備相當落后,海、空軍尚處于初創階段。面對的美國則是世界上經濟實力最雄厚、軍事力量最強大的國家。就綜合國力而言,1950年美國的工農業總產值是2800億美元,而中國僅100億美元。論軍事裝備,美國擁有包括原子彈在內的大量先進武器和現代化的后勤保障,而我軍基本還處于“小米加步槍”的水平。敵我力量如此懸殊,出兵參戰,能否打贏?國內經濟建設還能否進行?這些是不能不考慮的重大問題。軍情緊急,壓力巨大,再加上國際環境和朝鮮戰爭形勢的不斷變化,毛澤東審時度勢,隨機調整出兵決策,這就出現了艱難決策的“長考百日、三波兩折”。

    所謂“長考百日”,即從1950年7月上旬提出準備出兵到10月中旬決定入朝作戰,經歷了103天的反復考量和權衡。“三波兩折”,發生在最后決策的1950年10月上半月。第一個波折在10月2—3日。毛澤東對出兵問題有個底線:敵軍是否越過三八線。10月1日,南朝鮮軍越過三八線,斯大林致電望中國立即派出軍隊支援朝鮮,金日成緊急向中國政府提出援兵入朝請求。2日,毛澤東決定用志愿軍名義派一部分軍隊入朝作戰,并擬好致斯大林的回電。但在3日的中央書記處擴大會議討論朝鮮戰局和中國出兵援朝問題時,與會者多數不贊成出兵。毛澤東聽取了多數人意見,將不出兵的意見轉告蘇朝方面。第二個波折是在10月4—12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毛澤東讓與會者發表意見,權衡出兵利弊后,5日下午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決定由中央軍委副主席彭德懷率志愿軍入朝作戰,并決定派周恩來等去蘇聯同斯大林會談。11日,周恩來同斯大林會談,介紹了中共中央關于出兵援朝的考量,提出只要蘇聯同意出動空軍給予空中掩護,中國就可以出兵。斯大林表示,蘇聯空軍尚未準備好,須待兩個月后才能出動空軍支援志愿軍的作戰。12日,毛澤東致電彭德懷等,兵團各部不要出動。第三個波折是在10月13—18日。毛澤東13日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討論是否出兵問題,與會者一致認為,即使蘇聯不派空軍支援,在美軍越過三八線大舉北進的情況下,我們仍應出兵援朝。當晚,毛澤東將這個決定電告在莫斯科的周恩來,說明我軍出動“對中國,對朝鮮,對東方,對世界都極為有利;而我們不出兵,讓敵人壓至鴨綠江邊,國內國際反動氣焰增高,則對各方都不利”[《毛澤東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03頁。]。周恩來返京后,毛澤東再次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作出了出兵入朝作戰的最后決定,同時作好了應付最壞局面的準備。

    (二)空前殘酷軍事較量的五次戰役

    志愿軍入朝后,10月25日與敵軍遭遇,取得初戰勝利。故這一天被確定為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紀念日。第一次戰役歷時十多天,殲滅“聯合國軍”1.5萬余人,創造了以劣勢裝備打敗現代化裝備之敵的歷史記錄,并將敵軍從逼近鴨綠江趕回至清川江,使朝鮮擺脫了絕境。第二次戰役是場惡戰。敵人調集22萬軍隊、1200余架飛機,聲稱在圣誕節前占領全朝鮮后班師回國。志愿軍第一線部隊9個軍約40萬人,采取誘其深入、在運動中尋機殲敵的戰術。11月下旬,我西線各軍發起大規模反擊,各部隊穿插運動、分割包圍在清川江北企圖南逃的美軍數萬人。我38軍113師一夜疾馳,孤軍深入敵后80公里,緊緊地擋住突圍之敵和北援之敵的兩面進攻,以血肉之軀堅持50多個小時,使南逃北援之敵相距不到一公里卻不能會合,為戰役大勝奠定了基礎。在東線,第9兵團向進犯長津湖之敵發起突然攻擊,冒著零下近30度嚴寒與敵人連續戰斗,收復了興南地區及沿海港口。12月6日,中朝軍隊收復平壤,逼近三八線。這次戰役歷時一個月,殲滅“聯合國軍”3.6萬余人,其中美軍2.4萬余人,基本收復朝鮮全部領土。第三次戰役是在我軍嚴重減員、冒著狂風暴雪、極度嚴寒與忍饑挨餓的不利情況下進行的。經過連續八晝夜追擊,將戰線向南推進了80—110公里,殲敵1.9萬余人。第四次戰役從1951年1月下旬開始,雙方各投入兵力20多萬,歷時近三個月,我軍殲敵7.8萬余人,超過前三次戰役殲敵人數總和。第五次戰役是志愿軍入朝后打的規模最大、投入兵力最多的一仗。雙方投入兵力都在百萬之眾。就其戰爭規模和激烈程度言,絲毫不遜于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任何一次戰役。這次戰役我軍奮戰50天,殲敵8.2萬余人,將“聯合國軍”打回到三八線,迫使美國當局認識到要想吞并朝鮮是根本不可能的。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奧馬爾·布雷德利(Omar Bradley)在1951年5月發表了一段著名言論:采取這樣一種(把戰爭擴大到中國的)戰略,“將使我們在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和錯誤的敵人,打一場錯誤的戰爭”[《葉劍英軍事文選》解放軍出版社1997年版第640頁。]。進攻共產黨中國,“不會使中國屈服”[[美]克萊·布萊爾整理《將軍百戰歸——布雷德利自傳》軍事譯文出版社1985年版第837頁。]。這種狀況迫使美國當局調整了朝鮮戰爭政策,使其認識到只有坐下來談判才是結束戰爭的出路。

    (三)異常艱難的兩年停戰談判斗爭

    停戰談判從1951年7月10日拉開序幕,談判地點先在三八線附近的開城,后移至板門店。為時兩年的談判主要圍繞以下幾個問題展開:(1)通過議程;(2)確定雙方軍事分界線,建立非軍事區;(3)在朝鮮境內實現?;鹋c休戰的具體安排;(4)關于戰俘的安排問題;(5)向雙方有關各國政府建議事項?!糐P+1〗在這五項議程談判期間,還打了四次大仗。兩年談判全過程,充分展現了毛澤東作為統領停戰談判總設計師的超人謀略。這里著重闡述有代表性的邊談邊打的三次談判。

    第一,關于劃分軍事分界線問題的博弈與粉碎敵人的夏秋攻勢。劃分軍事分界線的談判是雙方的第一個實質性談判。從1951年7月27日始,談了整四個月。我方最初提出的方案是以三八線為界,南北各劃若干公里,建立非軍事地區。隨后又主動作出調整,提出新方案:以三八線為雙方軍事分界線的基線建立非軍事區,依地形便利,就雙方軍事形勢劃一條線在三八線南北附近,即臨津江以東劃在三八線以北,臨津江以西劃在三八線以南,南北地區大致相等,作為軍事分界線。然而,美方代表企圖攫取我軍占有的數百平方公里土地,并蠻橫地以武力相威脅。由此,雙方在談判桌上的博弈轉變為戰場上的搏殺。8—10月,中朝軍隊先后粉碎敵人的夏季攻勢和秋季攻勢,殲敵15.7萬余人。美軍只好回到談判桌前繼續討論。1951年11月27日,雙方代表團基本上在我方新方案基礎上達成軍事分界線議程的協議。

    第二,關于揭露美軍使用細菌戰和戰俘遣返問題的艱難談判。戰俘問題談判是所有談判中最艱難的。討論的核心內容是遣返原則和遣返數量。美方公然違反《日內瓦公約》,在談判過程中,還實施慘無人道的細菌戰。對此,我方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斗爭。首先,開展反細菌戰斗爭。1952年初,美軍從三八線北撤時就對朝鮮北方和中國部分地區實施細菌戰。中共中央一方面動員全國人民全面展開反細菌戰斗爭,向全世界揭露美軍滅絕人性的罪行;另一方面,在全國開展防疫衛生運動,為新中國衛生事業打下廣泛的群眾基礎。再就是,進行抗議對中朝戰俘殘酷迫害的斗爭。美方置《日內瓦公約》規定的“全部遣返”原則不顧,堅持“一對一”的交換,進行“自愿遣返”。這與我方根據《日內瓦公約》提出的“有多少遣多少”的原則南轅北轍,遭到我方堅決駁斥。并且,美國當局對朝中被俘人員使用威脅利誘、酷刑等各種手段進行所謂“甄別”。這種罪惡行徑遭到我被俘人員的強烈反抗。1952年2月和5月發生了兩起美軍殘酷迫害我被俘人員的嚴重事件,我方向全世界進行了揭露,并且嚴厲駁斥美方企圖離間中朝兩國的遣俘方案,美方代表單方面宣布談判無限期休會。

    第三,關于上甘嶺戰役的較量和曠日持久談判的結束。美軍在上甘嶺地區發動空前激烈的“金化攻勢”,我軍堅決反擊。從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在這個不足4平方公里的陣地上,敵人動用一切現代化軍事手段,投入4萬余人、300多門火炮、近200輛坦克、3000余架次飛機,輪番進攻和轟炸志愿軍陣地。我志愿軍堅守的兩個高地遭受近200萬發炮彈和5000余枚炸彈的蹂躪,土石被炸掉1至2米,成為一片焦土。我軍投入4萬余人,用近500門炮發射了35萬余發炮彈。外電評論,此戰兵力、火力之密集,在世界戰爭史上罕見,是中國軍隊炮火最強大最猛烈的一次。這次戰役持續43天,我軍以傷亡1.1萬余人的代價勝利擊退敵軍近700次沖擊,殲敵25萬余人,擊落擊傷敵機近300架。

    美帝國主義者在戰場上打不贏,只好又回到談判桌上來。1953年7月27日,“聯合國軍”總司令馬克·韋恩·克拉克(Mark Wayne Clark)、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和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分別在《關于朝鮮軍事停戰的協定》等文件上簽字。歷時三年一個月的朝鮮戰爭與兩年九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就抗美援朝戰爭而言,共殲敵71萬余人,自身作戰減員36.6萬余人。敵我傷亡損失比為1.7∶1。美國開支戰費400億美元,消耗作戰物資7300余萬噸。中國開支戰費62.5億人民幣(相當于當時25億美元),消耗作戰物資560余萬噸??死嗽诨貞涗浿袑懙溃?ldquo;我成了美國歷史上簽訂沒有勝利的停戰條約的第一位美國陸軍司令官。我感到一種失望和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麥克阿瑟和李奇微兩位將軍一定具有同感。”

    此處附前兩期鏈接

    翁公让小莹高潮连连,久久久777国产看观看,欧美老妇BBwBBwBBw
  • <xmp id="suu2q"><table id="suu2q"></table>
    <xmp id="suu2q"><table id="suu2q"></table>
    <bdo id="suu2q"><center id="suu2q"></center></bdo>
  • <xmp id="suu2q"><noscript id="suu2q"></noscript>